2月 092012
 

通过大鼠吸入3种精油来观察其对血压的影响,并结合嗅上皮毁损模型,以及免疫组织化学方法检测不同脑区的神经递质变化,探讨精油调节血压的可能机制,寻找新的降低血压的药物和作用途径,为临床治疗高血压病提供实验依据。

本研究首先将大鼠随机分为空白组、薰衣草精油组迷迭香精油组和丁香精油组,采用MedLab 6.0生物信号采集处理系统测定大鼠血压,通过实验筛选出具有降压作用的薰衣草精油。再取大鼠,随机分为空白组、薰衣草精油组、假手术+薰衣草精油组和模型(嗅上皮毁损)+薰衣草精油组,其中嗅上皮毁损模型采用硫酸锌(ZnSO4)制备。利用MedLab 6.0生物信号采集处理系统测定大鼠血压,并采用酶联免疫吸附法测定外周血儿茶酚胺(CA)含量;通过免疫组织化学方法检测各组大鼠脑干、下丘脑、杏仁核等脑区的γ-氨基丁酸(GABA)、5-羟色胺(5-HT)、去甲肾上腺素(NE)神经递质变化。结果1.薰衣草精油组、迷迭香精油组、丁香精油组和空白组4组间SP、DP、MAP的差异均有显著性。

空白组在吸入蒸馏水结束后100 min内SP、DP、MAP无明显变化,差异无显著性。与空白组比较,薰衣草精油组SP、DP、MAP降低,在薰衣草精油吸入结束后80~100 min时降低最明显,差异有显著性,在观察期100 min内血压未回复到干预前水平。而迷迭香精油组、丁香精油组SP、DP、MAP与空白组比较,差异无显著性。与薰衣草精油组比较,迷迭香精油组、丁香精油组SP、DP、MAP无明显降低,其差异具有显著性。迷迭香精油组和丁香精油组SP、DP、MAP相比差异无统计学意义。2.空白组、薰衣草精油组、假手术+薰衣草精油组和模型(嗅上皮毁损)+薰衣草精油组4组比较,4组间SP、DP、MAP差异有显著性。

与空白组比较,薰衣草精油组、假手术+薰衣草精油组SP、DP、MAP均降低,在吸入精油结束后80~100 min差异有显著性;而模型+薰衣草精油组SP、DP、MAP无明显降低,差异无显著性。与模型+薰衣草精油组相比,假手术+薰衣草精油组SP、DP、MAP降低,在吸入精油结束后80~100 min差异有显著性。精油薰衣草精油组、假手术+薰衣草精油组SP、DP、MAP相比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与吸入前比较,薰衣草精油组在吸入结束后100 min血清CA浓度明显降低,其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而空白组、模型+薰衣草精油组在吸入前后血清CA浓度均无明显变化,差异无显著性。吸入前,各组血清CA浓度差异无统计学意义。吸入后,与空白组比较,薰衣草精油组血清CA浓度降低,差异有显著性;精油的使用方法而模型+薰衣草精油组血清CA浓度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免疫组织化学结果显示,与空白组比较,薰衣草精油组大鼠的杏仁核、下丘脑、脑干核团内5-HT、GABA表达增加,而NE表达减少。模型+薰衣草精油组与空白组比较,5-HT、GABA、NE的表达无明显差异。结论1.精油品牌网、大鼠吸入薰衣草精油能降低SP、DP、MAP;2.薰衣草精油通过嗅觉途径降低大鼠SP、DP、MAP;3.大鼠吸入薰衣草精油降低外周血儿茶酚胺含量可能是其降低血压的外周作用机制;4.薰衣草精油通过嗅觉通路引起大鼠脑内GABA、5-HT、NE神经递质的改变可能是其降低血压的中枢作用机制。

本文出自http://www.jingyoupinpai.com   精油品牌网 转载请保留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