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 262012
 

原来他早就准备了这一切。

可是,刚刚又为什么故意为难于她?

只想看着她在他面前掉眼泪?

“你——”

“我这个人很记仇的。”厉冥禹淡淡勾唇,“刚刚不过是给你个教训而已。”

苏冉心底猛地窜过一股无名之火,该死的男人。

“坐吧。”他将唇角笑谑遮掩,神情又恢复了一贯的平静,拉开其中一个座椅,淡然的嗓音听上去却怎么都是透着一股子命令。

她不上前,他就一直持续着等待的动作。

良久后,苏冉咬了咬唇走上前,坐下。

沁人的红酒香燃亮了夜色的魅惑。

这边无疑风景最好。通透的玻璃窗直接可以看到巴黎美丽的城市夜景,但也会隐约看到男人落在窗子上的伟岸轮廓,他在另一边坐下,随着他的动作,衬衫的牵动显现出他精壮的体格,修长笔直的两腿叠放在一起,苏冉不得不承认,他的身形比例过分地合乎标准,举手投足间似乎总透着令女人窒息的气息。

如果不知情的人看到这一切,一定会认为他是绝好男人,可只有苏冉知道,刚刚他是如何逼迫她,那一刻她就连跳楼的心都有,眼眸里一直逸着警觉,这个男人喜怒无常,脾气秉性变得越来越令人难以捉摸,她不知道这一刻是这样,下一刻他又会要求她做什么。

她始终不敢太放松警惕,他的语气越清淡,她越是觉得他是另有所图。

也许,这就是人与人之间陷入信任危机的一种糟糕循环。当你爱一个人的時候,他所作的一切你都可以去理解,去容忍,但,一旦你被这份爱深深伤害了,就算他做的一切都是对的,信任,也早已经化为烟云。

厉冥禹将她的质疑不着痕迹地纳入眼底,拿过酒樽缓缓倒了一杯酒,艳红的颜色在杯中翻滚着,杯壁上挂着淡淡的痕迹,可见这红酒的挂杯度极高。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这句话,苏冉似乎在与他重逢后就问了无数遍,可没有一次他是正面回答的。

男人闻言后,微微勾唇,另一只玻璃杯中没有再倒红酒,却盛了半下温水递给了她。良久后淡淡地说了句,“陪我好好吃完这顿饭。”

他的动作是如此自然,自然到一点痕迹都没留,就好像,这已经是早已融进生命中的动作一样。

苏冉下意识看着他,他微侧的脸颊竟然很快闪过一丝寂寥,但,是很快,快到会令人以为是看错了,最起码,她便会这么认为。看着杯中的温水,不经意又想起四年前的那场宴席,那一次,她的心被一杯温水彻底俘获,四年后,她的眼前摆放的同样是一杯温水,身边坐着的是同样一个男人。

关键词:小军阀
网  址:www.xiaojunfa.com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