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 272012
 

去到预先开好的酒店房间,那死胖子已经吓得快晕了。我带着买买提、阿辉、阿景三人押着天黑进卧室。大潮他们在客厅看候着胖子几人。

进了卧室一坐下,我对天黑说:“你给我讲一下你是怎么设局害我的。”

天黑狡辩道:“阿扬我真的没有设局害你。”

我强忍着又问了一句:“你到底说不说?”

那家伙还是一口咬死说他没害我。我见他把我当白痴看,火冒三丈,举拳就往他胸口送。

我一动手,买买提、阿辉、阿景三人扑上去对着那厮就开扁,那家伙被打得嗷嗷大叫,阿景跑进洗手间拿了一条毛巾放进马桶里沾湿跑出来,用那毛巾堵着天黑的嘴,阿辉拿起床头柜上的烟灰缸照头照脑乱扣那家伙,买买提抽出长刀就要剁了天黑,我忙伸手拦着买买提:“不要动刀。”买买提最听我的话,把刀丢在地上抱起棉被往天黑身上一盖,把那家伙全盖了起来。

阿景扔掉毛巾双手抱着被子紧紧捂住天黑的头,买买提用手扁了一下觉得不过瘾,就搬过椅子死命砸那家伙。阿峰跑进来抓起茶几上的茶杯,对着天黑由身上砸到身下,又由脚砸到头,砸了一下觉得不带劲,伸手要抢买买提的椅子,双方你抢我夺谁都想要那椅子扁那家伙,抢了一下见买买提不肯松手,就跑到茶几边一把搬过茶几举起来就要砸天黑。

我见那张茶几有一米多长,半米宽,几十斤重,怕把天黑砸瓜(死)了,忙拉着阿峰的手臂:“不要砸,不要砸。”并对买买提、阿辉、阿景他们大叫道:“停、停、停不要再打了。”

说完我上前把棉被掀开,只见天黑那B鼻青脸肿,满头是包象个熊猫一样,双手抱着肚子“哎呦、哎呦”的叫。

我指着天黑大骂道:“你他妈的都不是人生的,老子为你卖命赚钱,你他妈的却在背后捅我刀子,捅完了,还想以后再利用我,天底下也有你这样出来混饭吃的?你以为你在本地有名堂(气)、有势力,我就怕你了。你再叫老子就割了你的舌头。”

那家伙听了就不敢“哎呦”了,我指了一下房角说:“给我滚到那边呆着。”那家伙双手抱着肚子弯着腰,一瘸一拐地走到屋角半站着。

我对买买提、阿峰、阿景、阿辉说,你们出去跟阿清看管客厅的人,叫大潮、阿健、李全、冬瓜仔把胖子给我架进来。那家伙一被带进来,就吓得尿都飚了出来,跪在地上不停求饶地说:“大哥,不关我的事,是天哥叫我干的,你饶了我吧!我以后不敢了。”

我平生最恨的就是他这一类人,又怕死,又反动,持着认识一些人,做起事来又毒又狠,不留后路。

我揪着他的胸口说:“我没惹你一分一毫,你为什么参与设局害我?为什么动不动就带头对我动粗,老子现在满身都痛,又没见你那天可怜我一下?你他妈的不给你一点颜色瞧瞧,不知你以后还会陷害多少好人!”

那家伙拼命磕头道:“大哥,你大人不记小人过,你饶了我吧,我以后不敢了,我知错了。”

我想起那天他动不动就对我动粗,心里火气得很,抬手就往他头上打去。冬瓜仔有样学样,早就把湿毛巾准备好了,我一抬手他马上扑上去,双手拿毛巾紧紧堵住那家伙的嘴,大潮、阿健、李全一起扑上去对那怕死鬼就是一顿拳脚,那家伙被打得嗯嗯怪叫。

不知怎的,冬瓜仔的手指被那家伙咬了一下,火得他伸手一把就把床头柜上的电话扯了下来,举起电话劈头盖脸就砸那家伙,那死佬象杀猪一样嗷嗷大叫,阿健拿起枕头往他脸上一盖,一屁股坐了上去,其他三人拿着电话、茶杯、烟灰缸往那家伙乱扣,扁了好一阵,我才叫大潮他们停手。

那家伙抱着肚子又象天黑一样“哎呦哦、哎呦哦”地叫起来, 太阳城娱乐网   阿峰提着水壶冲进来照着死胖子的头就砸下去,烫得那家伙双手乱拔头发哇哇大叫,幸好水不太热,我踢了那死猪几脚说:“你再敢叫,老子就生剥了你的皮。”那家伙听了马上老实了起来。

我对天黑吼道:“站到胖子身边,”让阿清他们把外面的三个人带进来,我对天黑说:菲律宾太阳城   “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这个局是不是你策划的?”

那家伙沉默了一下点头道:“是。”我明知道是他搞的鬼,可听他亲口说出来,心里的怒火实在无法忍受,举手让大潮他们又揍了一顿他。那家伙翻着白眼上气不接下气的说:“不要打了,不要打了,我给回钱你。”

我指着他说:“我的钱,到你不给吗?你算老几?你出来混只不过有个吓人的壳而已,  太阳城代理  别人怕你,我当你密实(很差劲),不信你出去后尽管搬兵拖马过来我们重新较量过,这几天我这个房间不退,你可以随时过来,就你这个德性,连跟你合作的朋友你都捅,也能交生死朋友?跟你吃干饭的也许有几百个,但我跟你说,我不怕。”

阿峰指着天黑说:“我就是本地人,我就是不怕你。”

本文由http://www.22suncity.org整理并发布!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