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 302012
 

林晓冰打开壁橱,从里面拿了些衣物就往冲凉房,当她将冲凉房门关上后,我移到床头坐好,从口袋里将烟掏了出来,本来哥哥我知道现在我的身体虽已恢复,少抽点烟好,但因为我现在的心情确实无法平静下来。

将烟点着,吸了一口,烟从嘴里冒出,一圈圈的往天花板上飘,听着冲凉房里哗哗的水声,意思到一个问题。

我虽然与她已有了婚约,但毕竟我们还没是真正的夫妻。虽说哥哥我并不是什么正人君主,也不会说什么“守身如玉”,但还是觉得林晓冰可与哥哥我之前上过的女人不一样。

我不是什么卫道士,但却也希望哥哥我的老婆的初夜是给我的,最好是在新婚之夜给我。呵呵,请原谅哥哥我的自私,可是我想天下有几个男的不希望自已的老婆在洞房花烛夜时还是个处*女?

可现在这就成问题了。

看林晓冰这架势,估计是哥哥我踢都踢不走了,起码有一段时间里,她将会与哥哥我同在一间房子里住了。

这可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一个美到极点,而且与自已的婚约,且自已确实也想她成为自已的妻子的女人和哥哥我在一间房子里生活,这有时就有些事很难把握了。

难道说我们就提前发生性关系?这可是有违哥哥我想我的新娘在新婚之夜“见红”的理想了。

哥哥我能控制得住吗?而林晓冰现在这样子,也大有献身的意思的可能,还是那句:“哥哥我控制得了吗?而她也能控制得了吗?”

越想越是自已也给不了保证给自已。

就在我头痛的时候,冲凉房的水声渐渐的停了下来,然后能明显的听到里面穿衣服时索索的声音,我不由的想到一个画面,一个绝色的美女,此里正裸着身子,在冲凉房用干凈的毛巾拭着她的身子,然后穿上性感的内裤,性感的内衣……我靠…Wap.16k.Cn,不能再想了。

我赶紧将这可恶的邪念压下,可是当林晓冰从洗手间里走出来的时候,我的心跳还是忍不住开始加速了,而脑中邪念狂涌而出!

因为现在天色已是有点暗了,只能靠窗外的光线来照明房里,当林晓冰走出冲凉房时,她湿漉漉的头发披散在身上。而这时我才记起她刚进去好像是没有拿大件的衣物的,刚才可能只是拿一些内衣物而已。

而她此时没有穿上她原来身上的衣服,只是用一条浴巾将全身裹住,她边走边侧着头,用手里一条干的毛巾拭擦着头发,浴巾之下,先别说她的身材,就是只能遮住下体,完全露出的大腿以及大腿以下,显得纤长白凈,柔嫩动人。

而浴巾是平胸而围,裸着削瘦的双肩,光滑的脖子,白皙的肤肤在有点昏暗的光线下,显得更加的滑嫩,哥哥我竟然有想马上冲上去用双手去慢慢感受的冲去。

老实说,她现在真是在要哥哥我的命,双臂很匀称,那是一种近乎完美的匀称。纤细的手臂彷佛羊脂玉一般……但这并不怎么样,要命的时她走出浴室时,可能是脚下太滑的原因,她打了一个踉跄,差点倒在了地上,幸好她机警,并没有倒下,但腰还是弯得很低了,且腰还没直的情况下她就转过身去背对着我察看地上的情况。

那滚圆的臀部曲线,彷佛一个完美的弧线一般……而因为腰变得有点低,浴巾稍为偏了一下。

天呀,红色的T字内裤……

我赶紧闭上了眼睛不敢再看她,偷偷的咽了下吐沫了,心里不断的默念:“完了,真的完了,这样下去,哥哥我的新婚之夜处*女情结就别想了。”

“喟,陈寒,你干什么?你很困吗?你可别告诉我你不冲凉就睡觉喔?快去冲凉!”就在我心里默念……

的时候,林晓冰已走到我的身边,一掌拍在我的肩上大声道。

“对,我也要冲凉。”我一听赶紧跳了下来,急步向壁橱冲去拿衣服,可是打开壁橱一看,我双眼胚禁瞪得老大,哥哥我的衣服被放到一边,而她的衣服放在一边,但中间却是哥哥我的内衣裤,可让我发呆的是她的内衣裤竟然是与我的混在一起放的,时时彩走势且便是哥哥我以前只有在网店上无意中看到的一些情趣款式,透明的,细线的……

反正,至前卫至前卫的。

我双手有点发抖的伸手拿出哥哥我的底裤,可以说是低着头走过床而向冲凉房走去……进去将门关上后,不禁深吸了口气,我的妈呀,哥哥我快要喷血了。

本文由http://www.yqpb.com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