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 262012
 

20世纪的最后几年,中国南方沿海的街道上渐渐多了些面目模糊的小店,它们有五颜六色的霓虹灯装饰,有化过妆的服务员,有灯光昏暗的小包间。一切看起来很暧昧,但这就是中国第一批足疗按摩店。十几年过去了,有一天,当你突然意识到,身边的足疗店比电影院多多了的时候,它已经成为了一个巨大的产业。有一批学历不高、能干吃苦的草根创业者,他们从中国南方的开放城市学习了按摩技术和管理常识,开始在中国内地规模化复制这种按摩服务,并且摒弃了早期的色情因素,开始正规化经营,辅以员工教育培训和现代化管理。和很多中国式爆盈生意一样,小买卖做成了大公司。来自商务星洗浴中心软件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仅仅在6年前,2005年,全国足疗行业的从业人员数量和年产值还只有130万人和500亿元人民币。6年后,截止2011年5月,全国足疗保健企业数量已经超过60万家,相关链条企业300多万家,从业人员3000万人,年产值超过2000亿元人民币。事实是,足浴行业消费市场以每年超过30%的速度增长,覆盖的人群越来越多。以回报率而言,一家足疗店一般一年半即可收回成本,毛利率能达到50%-60%,经营得好的,净利率就有20%-30%。2000亿元人民币。以目前而言,这是一个和教育产业规模相当的行业。但是,中国的教育行业目前已经有11家上市公司,足疗行业的上市公司却为0。难道说,投资者对于这样一个巨大的市场熟视无睹?对于足疗行业的未来,基本有两种观点。一种来自较大规模的投资公司。他们曾经对于足浴行业进行过密切的观察和调研,其中有些人比如江南春,甚至曾经以个人身份投资过足疗店。商务星洗浴会员管理软件最终的结论是:不看好。不看好足疗的原因很简单:这是一个难以被规范化的行业。在目前国内排名前五的足疗品牌中,不论是富侨、华夏良子、良子健身、千子莲还是神农大足,都没有覆盖全国。良子健身、千子莲以北京为核心,神农大足大多在甘肃为中心的西北地区,富侨和华夏良子则大多集中在广东、江浙等富庶区域。
首先,目前的房租和人力成本已经处于历史高点。以北京为例,每培训一名技师大约需要一个月时间,这段时间需要向其支付3000元左右的补贴,上岗之后,一名技师的平均月收入为5000元,高的达到1万多。无论如何,这都是一笔不菲的开销,意味着单店毛利越来越低。
其次,足疗扩张需要的是技师,但即使提供周全的培训和福利,这个行业由于某种原因,仍有可能被以“有色”眼光看待。这个行业有将近四分之三的员工是女性,她们吃的是青春饭,一旦结婚生子,大多数会离开这个行业。在足疗企业里,技师一直稀缺,因此,即使有资金,也很难快速扩张。
第3,这个行业的财务安排有很多灰色地带,诸如买卡消费、员工五险一金和缴税。随着企业规模的扩大,合法性成本也会越来越高。
第4,绝大多数足疗企业为了扩大规模,都曾经大量借助加盟店的力量来发展。加盟体制一向是把双刃剑,规模上去了,但是服务和管理的标准化大打折扣。一个不能标准化的生意,当然也很难规模化。一个明摆着的例子就是家富富侨。2009年,这家公司曾经名列创业板150家准上市公司名单。功败垂成。在资本力量的驱使下,家富富侨大规模扩张,不仅拥有多达数百家加盟店,还投资数千万元开设了三家高端会所。短短三年,高端店相继倒闭,创始人不知所终。也有人看好足疗行业。除了从业超过十年的从业者们,还有一些小规模的投资公司。事实上,华夏良子和重庆富侨已经引入风险投资,并筹备上市事宜。
另外,千子莲也在积极联系投资人,希望能够整合上市。在商务星沐足推拿管理软件看来,中国的足疗保健行业即将进入爆发式增长阶段。按照国际惯例,当人均GDP超过3000美元,就是个人消费产业爆发的时候。目前,中国大部分一、二线城市早就超过了这个标准线。如果不出意外,未来5到10年会是中国消费产业的黄金期。至于足疗生意,它至少资金回收快,利润率高,并且比TMT的进入门槛要低多了。问题是,即使能够上市,但市场很大,规模化很难,竞争又很激烈,如何突围?目前看来,办法有二:要么不断往高端走,提高收费和服务,以覆盖不断上升的人力成本;要么做综合性尝试,参考新加坡悦榕庄、丽池会所和大班等,增加住宿、会议、餐饮等内容,以综合服务吸引客人、降低对技师的依赖。然而,无论是高端路线还是多元化服务,对于这些卖水果、做养殖、开小百货店起家的创始人来说,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话说到这里有些残酷,但一个不能否认的事实就是:一个人的出身和基因往往就是他的天花板,这一道刀锋不是不能跨越,但是很难跨越。

本篇文章由沐足管理软件发布提供,转载请注明商务星:http://www.bsstar.net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